• 长篇报告文学《向往》正式出版
活动公告
如何引导少儿水墨画教育
来源:美术报 | 作者:ljwhg | 发布时间: 2020-09-02 | 24 次浏览 | 分享到:

近年来,水墨画教学在中小学蓬勃开展,但普遍存在技法上用“依样画葫芦”教法或水墨工具儿童画法,这两种教学模式,既失去传统水墨韵味也缺少儿童自有的童趣。教育部艺术教育委员会原委员、中国美协少儿艺委会原主任何韵兰女士,关于儿童水墨提出过这样一个问题:儿童水墨画的魅力到底在哪里,我们该如何欣赏它的特殊魅力?她认为,绘画之于儿童,是一种自我发现的行为。儿童绘画最原始的艺术动机,就是直觉表现,大胆率真,因此我们会在儿童绘画“老练”的笔触中看到天真,也可能在“优雅”的墨线处理中见到稚拙,这种矛盾性正是儿童水墨画的魅力所在。因此,如何在儿童水墨画教学中正确地引导也成了对众多教师的一大挑战,我们要在局限里找自由,规范中求突破,呵护尊重儿童的独特视角与自然畅想,让他们即使在传统厚重的水墨画面前依旧能有充分发挥的自由,如引导得当,传统才能滋养天趣而不会成为束缚的程式。

孙乐语(8岁) 梦南宋

教师点评:用色艳丽,线条流畅,很有杭城风貌特色。

目前中国画教学是一直有争议的,或是将中国画看得十分玄妙,或是将其简化为简单的笔墨式样,或用西方的科学造型观来作中国画教学基础也是误区。何韵兰女士认为,其实,导向正确的少儿水墨画教育,是应该和中国画的发展与追求高度吻合的,比如说“妙在似与不似之间”、“贵在写意”、“天人合一道法自然”等等。尤其是中国画强调的“墨趣”、“意趣”与“情趣”,它们正好能与儿童画的“天趣”相碰撞与契合,这是其他画种都没有的特点。儿童美术教学中最关键的一点是尊重儿童,但她同时表示,儿童都要长大,不能一直在游戏状态,他们要开始关注世界,尊重生命和大自然,懂得感恩,学习担当。因此,我们更要重视少儿水墨画教学的探索,加强研究,为未来中国水墨画的传承开拓,作出更多的贡献。

为了更好地正确导向儿童水墨画教学,分析当前水墨教学现状,本期约请多位长期致力于儿童水墨教学一线的老师,讨论何为当代儿童水墨画的创新思维,如何将水墨画发现新的可能性成为现实,如何让孩子们在不断变化成长的过程中自由地表达自我的想法与创意。 

水墨游戏的经典性质

在今天的少儿水墨画教学中,水墨游戏的概念已经被普遍接受了。可是在具体的课堂上,会发现一些偏差。有的是完全忽略水墨画工具的特点及其规定性,放任自流,泛滥无归;有的则仍是变相传授死的教条:反复练习中锋、侧锋、直线、曲线等等,孩子们也不懂这么练了要干什么。中锋用笔,表现力强,但不是全部,要可能多的画出丰富多彩的笔痕。古人讲书法要八面出锋,画画就更多了。老师可以做几个示范启发一下:侧、逆、拖、卷……这也很好玩,打开了这个工具所蕴藏的无限可能性。老师有相当的信息量给孩子,孩子们又可无限扩展,去作探寻,所以具备充分的游戏性,玩笔玩墨,却不失传统本意,轻松愉快地让孩子认识了工具性能。

即使是水墨的点,大大小小、疏疏密密、浓浓淡淡,干干湿湿,也是一个丰富多彩的世界。它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点,古代书法家卫夫人说:“点——如高峰坠石。”一个点,就是一个造型,它带着质感、重量、速度、动势,而且,其中有作者的自信和趣味,它带着感情。

但这仅仅是第一步。这些笔墨痕迹能用来做什么?这才是更重要的。中国画重笔墨以来,也始终没离开形象,始终是主体精神与客观形象兼顾,在含道暎物、应会感神、主客交融的路上徘徊。所以要让这些笔痕接上两个电源:一、连接上对客观的视觉世界的描绘;二、连接上主观情绪的表达。同样可以设计一些游戏性的活动,譬如面对各种本是抽象的笔墨痕,可以让孩子们自由联想,连接上许多事物:

一根细线——丝线,头发,蛛网,风筝线,有个孩子还说“是天水相连的那根线”……换个方向,转向我们内心感受,则可以是:细腻的,敏感的,精美的,柔软的,有孩子说出“小心翼翼的”……哪怕是互相矛盾的,只要是内心感受,都行。一根粗线呢——树干,电线杆,铁轨,钢梁,一切粗壮的线状物……内心的感受则是:有力的、坚硬的、勇敢的、笨重的……一块湿淋淋的渗化的淡墨——一朵云,一块草地,一个水塘,动物皮毛……内心感受:滋润的,朦朦胧胧的,软绵绵的,懒洋洋的……都好。

还可以动动手,本来是一个什么也不是、什么也没想的痕迹,让孩子向写实靠近一步,或向表现靠近一步,从无意向有意靠一步,可以练笔而成图。

还可以反过来先命题,然后让孩子们用一些笔痕表现出来。这样,所有的痕迹都有表现的潜能,所有的笔墨痕都可能有用,只要用到了恰当的地方,每一笔都可以是好笔墨。所以有些回忆文章讲黄宾虹砚台里的墨从来不洗,笔也不讲究、秃笔、破笔都能用,他说:因为我有笔法。他那些脏墨、破笔,用到画上,层次丰富极了,滋润的淡墨与焦墨对比强烈极了,形成他说的“浑厚华滋”的大美。用笔用墨当然有法,但不要死法,而要活法。孩子们都很敏感的,他们有时会觉得画得太紧张,不自由,那多半是死法在拘束他。

虞朔骅(8岁) 猫头鹰

教师点评:猫头鹰紧凑的笔墨刻画,警惕的神态、表情与空灵散漫的树叶相映成趣。

孩子们初涉笔墨,没经过系统训练,当然与大画家长年训练终身探索以后的境界有别,但方向应该一致,状态好的时候,也有好效果。石涛把画归于“一画”,一根毛笔线,带着天生个性以及后天修为的全部信息,用这根线画出的形,也不仅是眼睛里看到的形,还带上主观的“感”——即“应会感神”。这挺符合儿童的认知方式。成人的训练有时违逆本性,磨损天质,不认识自己,也许越练越“伪”,而孩子,老师只要不用死法去败坏他们的感觉,那是“真”不可及。只要老师给他们自由处理的空间,传统经典中包涵的古人“心源”,会让孩子从中形成自己的“心源”。

再后则是设置情境来完成较完整的作品。“拉根水墨线条去散布”是许多老师尝试过的课,大家都可以如此自创情境,自编故事,让片段零碎状态的水墨游戏,整合为较完整的画面,孩子们也会感到更有趣,感到真正用上了那些联想练习,所以课堂上往往情绪充沛,会大量出现意外的有趣作品。

这样的教学,只是在形式上与孩子们更亲近了,它的内涵却保守着中国水墨画艺术的正宗,具有经典性质。教育传承文化,传承的都该是主脉,而不是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如果孩子们得到的都是些左道旁门,八卦边角,那他们会开创出什么来?

但它又是开放的,应该广泛吸取古今中外一切有益的东西。只是在这个时代,我们日益感到,在艺术领域,不是传统在束缚创造了,而是我们不懂传统了。我的感受是:只要老师一定程度地熟悉和理解传统,能带动孩子一起去分析和欣赏经典作品、优秀作品,孩子是很欢迎的。古代作品很古老,对于第一次看到的孩子而言,却很新鲜很神奇。传统能滋养天趣,能激发孩子创造出独特有趣的新作品。水墨游戏,只是把传统经典精神以游戏方式提供给孩子的一种教学。

中国画传统艺术中天真、柔嫩、自然的优秀品格,在这个张扬火爆的时代,似乎日趋消亡,但在好的儿童水墨作品中,却时时闪现可爱的光芒。

当代儿童水墨画教学解析与教学策略 

水墨画是我国传统绘画之一,随着学校管理层对艺术教育越来越重视,众多学校热衷把学校打造成传统文化学校与艺术特色学校,把水墨教学作为特色教学开展,形势一片大好,但有些教师教学不得法,事与愿违。出现两种不好的教学模式,一是儿童水墨画换成水墨工具的勾线填色儿童画,作品表现为无笔无墨的毛笔儿童画,完全没有水墨的味道与童韵;二是老年气象浓厚,一味临摹,笔墨形式原图照搬古画,美曰仿古,题材“梅兰竹菊或一河两岸”一成不变。画出的作品老气横秋,看了让人当面摇头,背面苦笑、叹气。这两种教学现象在我国校内外儿童水墨画教学中较为普遍地存在。此教学出产的水墨作品既失去传统水墨韵味也缺少儿童自有的童趣。

胡溢涛(8岁) 悯农

教师点评:农夫辛苦,挥汗如雨。含英咀华,化作心语。

水墨画教学必须坚守中国水墨画的传统教学,否则不能称为水墨画;另一方面,儿童画必须要体现儿童的心理与情感,不能依样画葫芦。当代儿童水墨画一直在这两难的境地中生存与发展,这就是当下的儿童水墨画教学状况。

何为当代儿童水墨画

首先了解“当代”的含义。除了是一个时间观念外,它还是一个内容观念。当代儿童随着社会、环境的不断变化,孩子幼时的纯真及笔下的拙趣会慢慢被浸染改变,这就要求我们艺术教育者及时介入,将符合时代审美、高雅而多元的艺术感觉转换给孩子们,让孩子们在不断变化成长的过程中自由自在地表达自我的想法与创意。与传统社会相比,当代人们的生活方式大幅改变,当然想法、感受艺术的方式等都会改变,特别是网络时代,不出家门便知天下事,图像等创作资料可从网上唾手可得。当下的审美和认知,也在潜移默化地影响着孩子们。

其实传统题材已离孩子的生活很远了,所以我们在开展水墨教学中,要从孩子自身发展需求中展开思考。我理解的“儿童水墨画”,因为它是孩子画的画,孩子的天性,孩子的认知能力在作品中的映照,作品应与孩子的年龄段心理发展和绘画能力一致。好的儿童作品一定是符合他年龄段特点的发自内心的表达。不在于他画得像与不像,好看不好看,主要是看有没有发自内心的真诚的表述。水墨画是抽象与具象之间的“似与不似”之物,它是中国画对物象的高层次理解,也就是意象造型,就是写出心中之意象。儿童的造型特点非常适合意象造型的基本元素。所以儿童学习水墨画并不是件难事,儿童与水墨应该是意趣相投的,我们不应该把简单搞复杂,水墨的高深在孩子那里或许是轻车熟路的事情,成功或失败,无所谓,只是一个简单的游戏而已,其道具是水、墨、宣纸。

“儿童水墨画”与“水墨儿童画”

在我们的周围也出现很多“水墨儿童画”。刚开始学习水墨画的孩子,一出手必然会带上儿童画的方法与思维的印记来学习水墨画。作品不突显儿童灵性与墨韵,特别有些老师教法不当,造成儿童用简笔画勾线填色的方法,造型简单,无笔无墨,感觉不到水墨的水味和墨韵,这样的水墨教学存在多数,虽然也没成人化模式笔墨的影响,但缺少儿童水墨的灵性和童趣,严格讲它还真不是儿童水墨画。

在厘清了当代儿童水墨画含义之后,我们知道了当代儿童水墨画必须是儿童的天性与传统水墨和当代观念结合,应呈现当下儿童的童真意趣之美。这就需要创设一种适合当代儿童水墨画教学策略。

依据儿童年龄及认知可能,按年龄设计当代儿童水墨教学思路,分段教学。让孩子自由地画画,轻松地表达,儿童的意趣来自稚拙,儿童的语言发自纯真,自然发生的天然意趣,是艺术家毕生追求的境界。最终,儿童与大师走到了一起,应该说是大师走向了儿童,才有了“天真烂漫是吾师”的真谛名言。依据儿童年龄及认知可能,设计教学思路: 4-5岁——认知材料,感知水墨。6-8岁——游戏体验水墨,学会简单的水墨造型与率意表达。9-12岁——写生表现,花鸟风景。13-16岁——场景加创作,人物山水。16岁以后——回归传统教学。将传统审美和当代观念转化为儿童乐于接受和易于表达的形式和方法,提升孩子的审美品位,训练孩子创造表达,引导孩子的艺术感悟,潜移默化,渗透给孩子中国文化之精神。

其实,只要孩子由心性出发,掌握用笔用墨方法,定能让童趣与传统水墨相融合,必然能结出丰硕的果实,一切难点和纠结在孩童这里或许变得简单,艺术家毕生追求的东西,在孩子这或许是一种感觉,一种自自然然的率性表达。

(图片来源于美术报及网络,侵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