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长篇报告文学《向往》正式出版
活动公告
迪士尼 你是不是对“花木兰”有啥误解
来源:新周刊 | 作者:新周刊 | 发布时间: 2020-09-11 | 34 次浏览 | 分享到:

刘亦菲,你要是被绑架了你就眨眨眼。/《花木兰》

主线越low,手法越粗暴,元素越抢眼,故事越容易理解,他们就能最大程度抓取到三四线城市受众的关注度,拿下更高的票房。找个周末,家长带着孩子看看特效大片,再适时敲脑壳劝诫“要孝顺”,愉快的一天又过去了。

“《信条》把我看睡了,《花木兰》把我看乐了。”

但不是每个人都能像这位影迷一样心大。豆瓣《花木兰》的评分页面上,1星2星的评价占了一半有余,总分从5.9一路掉到4.7。

十年前计划拍摄真人版,五年前确认执行,四年前开始海选,三年前确定刘亦菲挑大梁,两年前开始拍摄,一年前放出预告片,今天终于登上了全国各地的影院。敲锣打鼓折腾了这么多年,最后就这?真的很难让人不愤怒。

我想象过迪士尼真人版《花木兰》可能不如人意,但我万万没想到,预告片里所汇集的,已经是电影中为数不多能看的片段了。而原先预告片中呈现的那些槽点,跟正片一比根本不值一提。

说真的,我宁愿再刷一遍《长城》《神话》,也不想为《花木兰》贡献智商税。

所有的热闹 止于电影开幕前一刻

一开始大家都觉得,中国文化好不容易有次输出,反正外国人不懂我们也不是一两天了,包容点陪大家玩玩梗,普及度上去了,再考虑精准科普。

所以我们能看到全世界的大人小孩儿都在化木兰妆、玩木兰cosplay,即便手法拙劣,好歹不会再像往常一样,被外国人拿来和日韩混为一谈了。屏幕前的中国网友露出了欣慰的笑容,首页上都是快活的空气。

虽然你也不知道,“1:1还原《花木兰》动画片”算哪门子还原。但谁让多数外国人只看过动画片呢?迪士尼电影嘛,看个热闹就好。

女主的额黄妆,看起来不太聪明的亚子。但鉴于我们谁也不能穿越回去一探究竟,以及审美不可能定个国际通用标准,那么你说她美,我也认为你对。

还有预告片中已经被吐槽过的福建土楼。但人迪士尼拍之前可问过中方,我们的电影主管部门给到的意见是“不要聚焦某一特定朝代”,所以对此也只能说一句“存在争议”。

直到中国版海报发布,大家的笑容显然有点挂不住,但还是非常配合地继续调侃——大家别慌!片方是在打童年牌呢!

但当真正走进电影院的时候,影迷的黑脸就很难藏得住了。你会发现,迪士尼不只把中国人当傻子,也把所有人都当傻子。

辱左宗棠鸡了,这充其量就是回锅的食堂菜。/博主@lsekisi里的旋转小字

命题作文《花木兰》 主创团队照抄都不及格

这次的真人版《花木兰》,从台词到人设到剧情再到精神内核,哪哪都在偷懒。

先说说文字的部分。

首先,北魏的故事里惊现元朝《西厢记》的名句,配的下联比诗词自动生成器写的还不如。这姑且可以理解为是一种“不敢妄对”的谨慎,网友们也毫不在意,甚至结合热点联动《信条》,觉得横批得是TENET。

上联: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下联:望世间眷属全是有情人。/《花木兰》

讲中国古代故事,所有演员却都操着一口流利的英文。为照顾国内观众,片方也准备了普通话版本。但完全能接受《末代皇帝》的我,看《花木兰》英语版的时候却觉得分外膈应。后来才发现,角色所执的措辞都太官方,实在“不是人话”。

在动画版中,皇帝在嘉奖木兰时,用玉佩和宝剑为赏赐,以此让家族和世人知道木兰对皇帝、对国家的贡献,说的话接地气,也不失威严。

而在真人英语版中,皇帝说的是“感谢你的服务和奉献”,加上毫无感情的语调,那一刻我以为自己接通了一个客服电话。

谁能一眼认出这是李连杰?

迪士尼的作品不予展现暴力,所以片中一滴血都没有,但这并不是打戏不好看的理由。接受采访时,导演说受了张艺谋的启发,也请了老谋子片中的熟面孔,但拍成这个样子,倒是用实力证明了什么叫东施效颦。

连最值得期待的演员们,也令人大失所望。别说刘亦菲美得乏善可陈了,就是巩俐、李连杰、甄子丹、郑佩佩这些有口皆碑的前辈,也演成了莫得感情的工具人。

尤其是郑佩佩。明明是极具亲切感的“国民姥姥”,片中妆容却和《加勒比海盗3:世界的尽头》中的清夫人完美撞车,让人怀疑外国人眼中,古中国的女性是不是都一个面孔。

清夫人。/《加勒比海盗3:世界的尽头》

服设就更不用说了。就我观察,几乎所有号称“专程来中国调研”的海外制作方,其成品十有八九不堪入目。能摆脱“中日韩一家”等刻板印象,已经算不错了。说真的,要实在请不起本土顾问,多看几部近年来的古装剧,都不至于做成现在这个样子。

上一次看到这么飞的领子,也就10年前吧。/《花木兰》

以上是中国观众或许会被冒犯到的地方,接下来我们再来聊聊国际粉丝的雷点。

很多外国人会对花木兰感兴趣,得归功于22年前的动画版。也正因如此,不少人对木须、蟋蟀等童话角色设定的消失感到格外不满。

但更令死忠粉愤怒的是,动画版的许多精髓在真人版中荡然无存,甚至越改越烂。

比如在集体训练时,李将军要求士兵戴着沉重的砝码爬杆取箭,最终只有木兰能登顶。不是因为她力气大,而是因为她能化阻碍为助力,知道如何“四两拨千斤”。

但到了真人版,所有人都在苦练蛮力。四两拨千斤只是一句空泛的口号,换成“万众一心”“众志成城”也毫无违和感。

又要传统又要现代 只能拍出个四不像

实际上,这个故事早就不是原先的《花木兰》了。从一开始就明显偏离轨道的设定,让花木兰的面目越发模糊。

《木兰辞》中代父从军的花木兰,不过是个普通人家的女儿,能打胜仗、拿军功、衣锦还乡,全靠个人努力。在那个年代能达成这样的壮举,其艰辛可想而知。

但在真人版中,木兰却完全变成了“汉化版艾莎”。天生能力者,小小年纪就有“气”,以至于父亲一直劝诫她压制住这股“气”。但这股“气”,似乎也没能带来多大的威力,反而让木兰的奋斗史显得更加难以博得共鸣。

从被父权、男权压制的女孩,到几乎无敌的女超人,其精神内核已经完全改变。如果说原来的故事还多少带点自我突破,真人版则暗戳戳透着一股社会达尔文主义。

巩俐饰演的仙娘,弹指间能秒杀所有人,也还是执着于单于的认可,不思反抗。只有花木兰这样足够强的天选之人,才能打破偏见,获得男性承认的地位。对寻常女子,则丝毫不给奋斗的机会,安心等媒婆牵线定亲就好。

木兰回家时,妹妹花秀已经定亲,对此导演的解释是“女子可以通过多种途径回报家庭”。/《花木兰》

至于片子的立意就更匪夷所思了。

显然,主创团队不愿放弃西方价值观中“实现个人价值”的部分,所以处处要木兰求“真”,其表现包括且不限于盯着剑上的“真”字出神、多次试图主动披露女儿身、丢弃盔甲解开发带只为显露长卷发等女性特征等。

但因98版动画片曾在中国水土不服,他们又格外担心在价值观上冒犯了中国观众,于是三不五时就cue一下“孝”的主旨,一块刻着“孝”字的玉佩分分钟甩你脸上,生硬程度有如吃饭时突然喊你背《三字经》。

从访谈内容不难看出,制作团队几乎是全凭个人喜好来决定整个影片的设置和走向。

“只要有来自民谣里的意象,我都想把它带到电影里。”新西兰导演卡欧如是说道。于是,她就直接让两只兔子陪着骑马的花木兰跑,再让花木兰大胆猜测“它们一公一母”,以此来表现“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雄雌”。

谈及片中的雪崩战斗场景,她的解释是“我们掌握了那么多技术,当然要拍这场戏”。如果说这是在致敬动画版,那么其中的战术及物理硬伤又该怎么解释?

能迎着雪崩策马救人,木兰真乃神人也。 ‍ ‍ ‍

而巩俐饰演的仙娘和花木兰之间的对手戏,也被视为是一种额外福利,“足以让最狂热的爱情片粉丝满意”。但别说这段关系的发展是否有说服力了,在花木兰的故事逻辑还不顺畅的前提下,做再多原作之外的努力,都只会让人更加困惑。

要做一个陌生文化领域的文化产品,绝不是走访几天就能实现深入理解的。/博主@lsekisi里的旋转小字

最怕的不是烂片 是精准踩中所有high点的迪士尼

但可以预见的是,任凭国内外骂声再大,来自《花木兰》的进账不会少。

疫情关系,《花木兰》取消在美国、加拿大、新西兰、澳大利亚等地区上映,改为在流媒体端Disney+上架,要看《花木兰》得额外支出30美元。研究公司Sensor Tower数据显示,在上架后两天时间内,Disney+的下载量就比前一个周末多了68%,该平台的收入也激增了193%,达到1200万美元。

但在中国内地市场,即便《花木兰》能做到单片票房最高,片方也只能拿到四分之一的分账。这样一来也就可以理解,为何制作团队对中国观众如此敷衍。

更有人提出,单看海报就可以知道,迪士尼不过是想赚一把下沉市场的钱。

主线越low,手法越粗暴,元素越抢眼,故事越容易理解,他们就能最大程度抓取到三四线城市受众的关注度,拿下更高的票房。找个周末,家长带着孩子看看特效大片,再适时敲脑壳劝诫“要孝顺”,愉快的一天又过去了。

但你还别说,这已经是外媒眼中“迪士尼最佳真人改编”了。在音影游专业评分网站metacritic上,《花木兰》拿下了67分,相比《小飞象》51分、《阿拉丁》53分、《狮子王》55分、《沉睡魔咒2》43分,也就是矮子里拔高个。

一直以来,中国内地观众对迪士尼都颇有好感。从2010年《爱丽丝漫游仙境》开始,迪士尼在国内上映了12部动画改编真人电影,票房总计48.95亿元。

也就是这回拍了大家都熟悉的《花木兰》,才有了舆论翻车的现象。

正是因为不管迪士尼怎么拍,都会有人看。即便冒犯了作品来源国的观众,也有不明真相的群众买单。饼摊得够大,总有人愿意吃一口。实在不济,永远年幼的孩子就是市场最大的保障。

而在资本至上的当下,像迪士尼这样的巨头,只会继续按照他们的套路输出爽剧、收割全球观众的钱包。

别指望好莱坞觉醒了,好好培养国剧国游,帮它们的出海铺平道路,比什么都强。

(图片来源于新周刊及网络,侵删。)